校園典故


民主湖內長一米八的草魚

重大在民主湖養魚改善職工生活已成爲曆史。在供應緊張的時期,每個職工1公斤鮮魚還是非常“巴實”。文革混亂時期,學校顧不上打魚,民主湖的魚兒乘機瘋長。到放水捕魚時,湖心亭下就曾發現一條大魚躺在淤泥裏,長度足足有一人身高,但那時卻無人願意享用...why

聽說澡堂的水都是排到民主湖裏去的,長此以往,弄得那些魚都有肥皂香皂的味道,老師們後來都有錢了,都不吃了。可能那條魚裏的肥皂香皂太多了,都不敢吃。又一說是該草魚和投湖的老校長有關,有點傳奇色彩了呢!

有老師說,當時,市場上的花鲢5元一斤,民主湖捕獲的魚兒才賣15,我当时工资很低,想想家里很久没有吃鱼了,就买了一条了,做水煮鱼,几个人吃了一塊,没有人再吃第二塊了。因为,民主湖的鱼才值 15毛,味道很差。

原來浴室確實設在民主湖的中心花園處,那個時候沒有專門的汙水處理設施,洗澡水自然就流入民主湖了。後來那個民主湖餐廳也是一個汙染源,好在拆除了。

想起以前的民主湖每逢暴雨,湖水溢出,魚兒翻騰的情景也很有原始湖泊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