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大故事


天使在人間——公共管理學院堯玲

也許正是因爲是學習雷鋒日(3月5日)那天出生的原因,她從小就很關注弱勢群體。新時代的活雷鋒郭明義同志的事迹深深打動了她,在全國上下號召向郭明義同志學習的時候,她希望能夠借助高校這個平台將郭明義的好人好事傳播開來,作爲愛心團隊的發起者自然就成爲了志願者的一員。她的志願者團隊主要以關愛農村留守兒童爲主,每兩個月會去留守兒童小學一次,每周會和對接的留守兒童進行電話聯系;現在還會去關愛老人以及社會上的志願服務活動。

她就是重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生、重庆大学研究生會常务副主席——尧玲。她是郭明义爱心团队重大分队的首批报名者,在得知将要陪伴铜梁白羊小学留守儿童三天时,她激动得睡不着觉,期盼那个日子早点到来。到了白羊小学后,她积极地参与到和孩子们交流梦想,玩游戏,讲故事等活动中去,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她说白羊小学之行孩子们收获的是关爱和快乐,而自己收获的除了快乐,还有更多的就是感动:她感动于一个孩子说最大的梦想是今年爸爸能够回家过年;感动于篝火晚会中,孩子们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尧玲姐姐,我们爱你”;感动于临走时,一个鸡蛋在自己手里的温度。她说那次参加的关爱白羊小学留守儿童活动,是她第一次亲密接触留守儿童,也让她这个一直在父母呵护下长大的城里人第一次知道还有那么多的小孩缺乏父母的陪伴,渴望有人来关爱。

“關愛留守兒童不是例行公事,而是一項持續的行動。”她用自己確實的行動踐行著這句話:雖然去白羊小學的路並不近,但她憑借著對小朋友的承諾和愛一次又一次的去,每當她離開時,孩子們總會帶著絕望又期盼的眼神問到我們,“姐姐,你們還會再來嗎?”“姐姐,我們要畢業了,你們一定要來看我們啊!”在這所小學中有著這樣的故事:一個叫趙靜的小朋友說,她的夢想是當一名醫生,因爲她身邊很多親人都得了怪病,她想幫助親人和更多的人免受疾病的困擾;另一個叫彭積智的小朋友告訴她,她的爸爸得了精神病剛才醫院回來,從她臉上堯玲並沒有看到自卑,而是看到了一個孩子在面對重大事故時的淡然。在與更多孩子的接觸過程中,她了解到了他們父母大多在外地,若是父母在身邊,那就是要麽殘廢要麽有病,對于這些一個個本該擁有天真快樂童年的孩子們,堯玲不敢想象生活中的他們有多麽的不幸,關鍵的是他們並不被這種不幸打倒,而是有一個健康向上的學習生活心態。

堯玲曾經提到:“當我們一起吃飯時,他們主動爲我夾菜;當我打算坐在操場的台階上時,他們會彎下腰爲我吹散在台階上的灰塵;當我在她們寢室午休時,她們幫我拍去那些從上鋪掉下來的碎屑,並提出睡好了要幫我疊被子;當我問到下一次我們來時,需要我們帶些什麽,她們答道什麽都不需要,只要我們會再去……也許這一切的一切對于我們成年人來說是很自然平常的,可是,他們,那麽天真,那麽嬌小,卻懂得爲我們做如此之多,而想想我們身邊城裏的孩子能做到這些麽,這真是應了那句‘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還記得泰戈爾說過一句話——‘一個人重要的不是你所站的位置,而是你所朝的方向’,對于這些孩子們來說,我不敢保證所有,但大部分孩子們樂觀向上的心態打動了我。”

和孩子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已被銘記在她的心中,堯玲提到她還會再去看他們,會爲他們做更多的事,可是她的力量太小,白羊小學也只是衆多留守兒童學校的一個代表,雷鋒精神是對愛的一種傳承,對社會的一種奉獻,這種精神是永遠都不會過時的,反而更應該在當代社會得到大力的提倡,所以她真心的希望有更多像郭明義同志一樣擁有雷鋒精神的同志們能夠加入到這個團體當中來,來攜手爲留守兒童打造一個五彩斑斓的童年,讓“關愛”作爲一個持續的動詞。